日沈閣話舊事

堂號目無法紀 好鬥如軍閥

在好萊塢有不少以「唐人街」為背景,描寫華人生活的電影和電視影集。有的攝製得還不算太離譜,如「花鼓歌」,有的卻以黑社會活動和殘殺打鬥為題材,揭露極少數華人的犯罪故事,如「龍年」,華人觀眾不滿其「辱華」色彩過濃,加以抵制。因為在東方神秘色彩的籠罩下,這種犯罪影片往往會引起不瞭解華人生活的外人誤會,以為「唐人街」是個無惡不作的壞社區,事實上,極大多數的華人,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就像美加社會中其他的族裔一樣。

那麼,在「唐人街」中,過去有没有類似殘殺打鬥的犯罪活動?這也不必為文飾非。事實上是存在的,衹是過去了。其中,最轟動,引起西方人注目的,是十九世紀後期,至二十世紀初期的「堂鬥」。華人結幫分派,為了細故衝突,各執刀矛,或長短槍枝,拚個你死我活,死傷重大。公開械鬥後又演變成暗殺風氣,黑巷冷槍,狙擊仇敵,成為華埠治安一大問題。

民國十九年〈1930年〉,中華民國駐美公使館派員調解「堂鬥」,勸和不成,公使伍朝樞深感棘手,曾呈報南京國民政府,呈文中可窺見當時「唐人街」混亂情形:「竊以堂鬥一事,為旅美華僑特有之惡習,相沿四、五十年,殘殺同胞,貽羞國體。謹將此中情形,為鈞府縷析言之華埠街市,攘往熙來,霹靂一聲,手槍陡響,死傷者或一、二人,或三、五人。時銅山西崩,洛鐘東應。美國各埠,同時並舉,死傷者又或一、二十人,或三、四十人。地方警察,間或捕獲兇首一二,迄審訊時,乏人指証,則又無罪省釋。方其堂鬥末息也,華埠騷然,人人有朝不保夕之恐慌,地地有隨時爆發之可慮。美國官吏傳訊,則藉故推延;中國使館調停,又置之腦後。其藐視中國政府中國法律,美國政府美國法律之狀,有非楮墨所能罄者。一般安份之華僑,則惟有疾首蹙額,咨嗟太息,而莫如之何。其死傷者果屬堂號之好鬥分子,猶可言也,然其實死傷百人中,胼手胝足守分安命之中立分子,恆八、九十,餘則或雖掛名堂號,絕不相干之人。其堂號之領袖,有總長焉,有協辦焉,有主席焉,有副主席焉,深居簡出,警衛森嚴。其爪牙有所謂斧頭仔焉,則聽其指揮,奉其號令,而無敢或忤。事變既起,中國使館,雖奔走呼號,唇焦舌敝,勸令議和,彼若不聽,則束手無策。縱或迫於情勢,簽訂和約矣,墨瀋未乾,暴動又起,。美國之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亦若無法應付。總而言之,堂號之目無法紀,實華僑團體之軍閥也。」

在伍朝樞公使的呈文中,視這些好鬥的堂號如軍閥,手中擁有「斧頭仔」的殺手,不斷引發「唐人街內戰」,血濺街巷,屠殺無辜華人,實在是很可悲痛心之事。而肇事的堂號,不單是秘密結社,甚至宗親會和同鄉會,也牽涉在內。當一個團體豢養「斧頭仔」,橫行不法時,其他的團體為了保障自已的利益不被侵奪,也招兵買馬,吸收「斧頭仔」自衛。如清光緒年間駐美公使張蔭桓的『三洲日記』中,寫道:「寓美華人,各聯宗盟,以結黨羽。咸謂前總領事憤三合會之狂妄,而權力莫壓,遂語鄉人自立堂名,毋蹈覆轍,微寓合縱連橫之意。」

因此各堂號、宗親會和同鄉會,大家擁有武裝「斧頭仔」之後,個個尾大不掉,成了擁兵自重的「軍閥」,一言不合或利益受損,即指揮殺手,在「唐人街」展開「內戰」,殺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視法律如無物。無怪乎外人誤認為華人乃一勇於私鬥、不知團結的民族。

粵人性情 血氣用事

在前期「早期來美洲的華人」一章中,提過來美洲的華人,大多數是廣東沿海幾個縣的移民。清光緒十二年〈1886年〉張蔭桓公使發佈禁止華人堂鬥的諭示。以下節錄其諭文中描述華人尤其是廣東人的性情:「吾粵地廣人稠,道光咸豐年間,海禁漸弛,又土匪客匪之亂,於是有出洋謀食之一途。粵人性情大都義氣相高,不肯少受屈曲,然臨時不假思索,容易生事,不旋踵而悔。當其奮不顧身,雖神鬼赫臨,亦悍然不恤。其陰鷙狠毒,甘蹈不法者,實無幾人。祇是血氣用事,忿激易形,見理稍遲,每致自誤,可為痛惜!」

孫中山先生推廣三民主義,在民族主義一講中,分析中國人傳統的觀念以家族和宗族為中心的弊病,曾說:「中國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所以中國只有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沒有國族主義。外國旁觀的人說中國人是一片散沙,這個原因是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因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義和宗族主義,沒有國族主義。中國人對於家族和宗族的團結力非常強大,往往因為保護宗族起見,寧肯犧牲身家性命。像廣東兩姓械鬥,兩族的人無論犧牲多少生命財產,總是不肯罷休,這都是因為宗族觀念太深的緣故。因為這種主義深入人心,所以便能替他犧牲。至於說到對於國家,從沒有一次具極大精神去犧牲的。所以中國人的團結力,只能及於宗族而止,還沒有擴張到國族。」

傳統以家族和宗族為主的觀念、血氣用事的精神及好械鬥的習性也隨著早期廣東省移民,飄洋過海來至美洲。

淘金時代 華人的內戰

華人在美洲的內戰,並不始於「堂鬥」,早在淘金時期即已發生。清咸豐四年〈1854年〉七月六日『金山日新錄』〈美國第一份中文報紙〉上刊登:「前十日,新金山四邑與陽和操戈。四邑斃命者八人,陽和斃命者二人,番人斃命一名。隨後連續斃命者十一名。何縣人氏未詳。唐人所到金山者,不下四五萬之眾,因何失和氣抑或因會匪而引?何不請番官與汝等判和息?」這種暴戾行動,大多源自金礦區,由於彼此利益衝突,加上華人血氣用事,導致大規模的械鬥。以加拉化里斯〈Calaveras 〉縣金礦之爭為例,平時在這附近開礦的華人只有兩百人左右;一八五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在加拉化里斯 縣的昃臣〈Jackson 〉市,卻有二千華人集結,準備械鬥。該縣警吏立即拘捕鼓吹械鬥的數名魁首,押入監獄,每人罰款三百元,防止了一場流血戰。是年七月十五日下午,在加州北面靠近內華達〈Nevada 〉市的金礦區,華人兩派礦工集結,小派一百三十人,大派約四百人,相對列陣於坑谷兩側,互相以惡言挑釁。在一些揮舞演練的步驟之後,小派突向大派攻擊。數百名本地人在旁觀戰,呼嘯喝采。大派潰竄,八人被擊斃,小派則損失兩人。星期日,大派收拾屍首,焚屍埋骨灰。小派則大事鋪張,以隆重的戰勝者儀式為兩名死者出殯,擎旗奏樂,直至墳場。同年九月,北加州沙加緬度市艾〈I〉街,又有六百名華人大混戰。

華人的械鬥 白人的娛樂

華人的械鬥,往往成為白人的「娛樂」,大家風聞興奮的趕到現場觀戰,幸災樂禍,唯恐天下不亂。在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淺尼地〈Trinity〉縣威化委利〈Weaverville〉鎮,華人香港和廣東兩派的五分谷〈Five Cent Gulch〉之鬥,打破了小鎮原有的寧靜。早在大械鬥之前數月,雙方失和,發生不少小規模的拼鬥。之後廣東派一首腦遇害,終於爆發了不可避免的大械鬥。廣東派向香港派下挑戰書,於一個月後開戰。香港派接受挑戰。兩派決定不用現代武器,因此該鎮唯一的鐵匠卡亞〈John Carr〉,頓時成為兩派眼中紅人,替兩派鑄造大批長矛、短槍、大刀等特製武器。鑄造械鬥武器的需求是卡亞一生難得的發財機會,於是提高武器價碼,日夜開工,忙了三星期,著實賺了不少錢。

淺尼地縣警吏羅依〈William Lowe〉聞訊,騎著他的老灰馬, 先奔向廣東派,再向香港派,希望勸戒雙方罷鬥,花了不少時間精神,但無結果。羅依又去找武器鐵匠卡亞,威脅要起訴他鼓動中國人的大屠殺。卡亞聽說他若被判有罪,處分是罰款五百元;他說:「沒關係,我賺了很多錢,足以付科罰金而有餘。」

兩派各結集二、三百人,在威化委利鎮的法庭〈Court 〉街上演練作戰。廣東派在上埠演習,香港派則在下埠演習。等雙方首領滿意了武器和演習,遂按照原定日期開戰。作戰前一日,廣東派在威化委利鎮的主〈Main〉街彩排,或稱大閱兵,向鎮人炫耀他們人馬齊全,配備精良。廣東隊二、三百人,扛著全部武器遊行。每人將長矛、短槍、大刀、大耙等武器綁在十四、十五尺的木桿頂端,又將紅絲帶繫於武器上。也有人揮舞著龍旗。他們來回遊行於主街上下數次,讓對手香港派看得膽顫心驚。

作戰之日,小鎮擠滿了留著辮子華人,敵對兩派的人全到齊了。雙方戰鬥意志高昂。附近的礦工風聞皆湧來看熱鬧,這天成為威化委利的大節慶。所有的酒吧全日開市,特別調製中國鷄尾酒,有廣式的威士忌加蘇打水和港式的杜松子酒加糖水,賣給這些看好戲的人解渴。

開戰定於下午二時,在鎮東的平野會合,雙方部隊依時開到目的地佈陣。香港派將部隊分為左右兩翼相距一百碼,廣東派則集中一點,雙方嚴陣以待。警吏羅依並未忘記他的職責,試圖徵召礦工義務地協助他,制止兩派中國人殘殺。礦工的回應是,「滾你的,羅依。我們來這兒看打鬥的,我們也一定會看到中國人打鬥。」警吏羅依只得憤然離去,咒罵這些礦工為美國公民敗類,發誓在下一期大陪審團開庭時,將起訴所有來看熱鬧的礦工。

二時已過很久,雙方還未開戰,觀戰的白人已經很焦躁。敵對的部隊只高聲對駡,詛咒對方祖宗和子孫十八代,但並不出手打鬥。之後又有傳言:雙方已談和罷戰,兩派只是戲弄這些老遠來看好戲的礦工。這些礦工可不是這麼容易被戲弄的,他們等得頗不耐煩時,就開始驅駛雙方部隊靠近,強迫兩派交戰。四五十個礦工站在各部隊後面,投擲石頭,想逼迫雙方人馬接觸。同時,另一群白人特意站在香港派兩翼之間,企圖阻止其中一翼參戰。廣東派見有機可乘,向香港派未被阻攔的一翼進擊,大火拼正式開始。香港派被攻擊的一翼力守基地。不久槍聲傳自白人觀戰群中,一名瑞典人手拿著一支六發式左輪槍,站在木樁上,漫無目標地向打鬥的華人群中射擊,只是為了娛樂自己。另一白人礦工在瑞典人背後開了一槍,瑞典人頭部中彈,墜地死亡。

廣東派突擊順利得手;香港派極力扺抗直到他們發現另一翼支援部隊被白人截斷,才潰散而逃,遺棄受傷的香港戰士於戰場。廣東派的戰士沒有一點仁慈之心,對受傷被棄於地的香港戰士又補上一槍或一刀。其實,廣東派違約暗佩手槍,一到近距離肉搏,就開始拔槍射擊。在這單方面用槍的情況下,香港派只得全力撤退;流彈橫飛之際觀戰的白人也躲避到樹上或木樁後。這場戰役兩派都有傷亡,但香港派損失特別重。

戰鬥結束後,廣東派的戰士光榮驕傲地回到鎮裏,在法庭街的總部開勝利宴席,傷者送回總部照顧,死者以英雄儀式埋葬。相對的香港派總部,昏灰慘淡;香港派意氣消沉了數月。淺尼地縣威化委利鎮的華人械鬥告一段落。但是其他縣鎮的華人械鬥並未停止,不久度澳米〈Tuolumne〉縣也發生了一連串華人衝突。

TOP 第五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1)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慧深、法顯和扶桑之謎

第五章 :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1)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2)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3)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4)

第六章 :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第七章: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最新發表文章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6,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Feb. 1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