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堂鬥原因 包庇烟賭 勒收私規

分析堂鬥的原因,在民國十九年〈1930年〉中華民國駐美公使伍朝樞對南京國民政府呈文中,曾予解釋:「僑界中胡為有此怪現狀耶?一言蔽之,煙賭而已!庇煙庇賭,勒收私規,日積月累,財源無盡。於是一堂號之建築,費美金數十萬,一年度之用款,達美金百餘萬。其組織非常之完密,其領袖非常之尊嚴。分堂不下二、三十處,會眾不下一、二萬人。豢養一般無賴〈斧頭仔〉,平時則包煙包賭,有事則尋仇逞兇。殺人者賞美金數千,等於克復城池之懋賞。被害者給美金一萬。優於特任官之卹金。其斧頭仔無異陸軍之常備軍,其爭煙賭,無異軍閥之爭地盤。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又況事故發生,可以藉端糜費,如訟費卹金之類,以飽少數人之囊橐。故堂號領袖,往往興風作浪,以利其私。此堂鬥之原因也。」

煙賭使舊金山華埠鬧得烏煙瘴氣,成為犯罪的溫床,這是事實。但如何造成這情形?這又和部份貪官污吏包庇有關。清光緒十一年〈1885年〉舊金山市議會因市政官員利慾薰心,貪汙瀆職,特設委員會調查販毒吸毒的黑幕;在華埠查出鴉片煙窟二十六處,煙床三百二十舖。吞雲吐霧吸毒的人不拘種族,各色各樣,各行各業。市政府於是飭命封閉煙窟,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官吏和律師合作,仍舊暗中包庇煙窟。直到一九○六年舊金山大地震後,華埠煙窟才因火災而消滅。清宣統元年〈1909年〉之前,美國自由進口鴉片,每磅科稅六元,輸入甚多。一九○九年開始雖有禁令,但是經過官吏溝通,作貨物運入,或靠海員走私,或由美墨邊境偷運,供應仍不絕。自美國頒禁令、官吏串通華人走私鴉片,據說三年中價值逾百萬元,至民國二年〈1913年〉始破案。翌年,又破一案,官吏被控者十多人。雖然連續不斷破案,並將沒收大批鴉片,在華埠公開焚燒,但是癮君子照樣吞雲吐霧。販賣走私運毒成為發財捷徑,風氣盛行,華埠僑民見怪不怪。私販以此為正業,富商巨賈甚至外交官也經不起誘惑,以走私運毒為增加收入的副業。

賭徒沒有國籍和種族之分,西方人和東方人均好賭,各埠華人經營賭業,吸引日本人、菲律賓人、高麗人、墨西哥人、黑人和白人。賭場門庭若市,生意興旺,形成華埠「繁榮」的假象,製造不少犯罪案件。美東美中各埠,得官吏包庇,賭業亦興盛。有時開張,有時停歇,根據政黨或地方官吏政權起伏而定。美西最著名的大賭場,是民國初年在加州老第〈Lodi〉市開的「花旗館」,之後遷至奧克蘭市。在奧克蘭市附近安瑪莉委〈Emeryville〉市還有一家「桃源洞」,賭場內有餐室,兼聘歌伶演唱。迎送顧客,有汽車免費往返舊金山華埠。沙加緬度市也有賭場,情形和「桃源洞」類同。

煙賭等偏門生意,黑社會堂號涉足其間,難免發生利益衡突,於是以堂鬥來解決紛爭。再加上筆者先前提到早期移民美洲的廣東人,地域觀念濃厚,有強列排斥外人個性。各縣人士自成小圈子,又有好鬥的民風,加上煙賭利益之爭,造成十九世紀末年至二次大戰前華埠動盪不安的主要原因。

刀光斧影 華埠首次見堂鬥

由華人莫華組織的廣德堂是最早使用暴力,恃勢橫行,驅使斧頭仔公開壓迫華人,隨街打殺。華埠第一次的堂鬥發生在清光緒元年〈1875年〉的一個夏天晚上,廣德堂與萃勝堂在舊金山華埠天后廟街〈Waverly Place〉挑戰,雙方原約定用刀斧作戰,但萃勝堂突然用槍,廣德堂措手不及,因此大敗。從此廣德堂沒落。舊金山大地震之後,只剩一個會員黃瑞,有名無實。

自清光緒六年〈1880年〉起,堂鬥逐漸激烈,一時刀光血影,華埠街上籠罩重重煞氣。清光緒十二年〈1886年〉堂鬥方興未艾,中華會館調停無效,由總領事歐陽明稟報公使張蔭桓。張蔭桓即發佈禁止華人堂鬥的諭示;委婉開導,但華埠仍是械鬥不息。張蔭桓為對付這些肇事者,和加州政府合作,凡是拘提到的兇殺案華人,一律驅逐出境,由清政府拘回原籍法辦,使他捫不能再在美洲滋事。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用了一筆華商籌集經費,驅逐二百華人回原籍,由原籍官府懲戒,使好鬥者膽寒。減少了挾刀尋仇,聚眾滋事的事件,華埠治安略有好轉。

好景不常,清光緒十七年〈1891年〉正月,舊金山華埠又發生堂鬥,多人受傷。警察趕到太遲,械鬥者巳逃走,觀戰者又不肯吐露真情。警長勃然大怒,親率一隊警察,突擊舊金山華埠,將所有的堂號公所搗毀,神像均被拆除,傢俱無一完整。甚至致公堂亦不能免, 價值十八萬物業,全被破壞。

華人堂鬥 懲辦國內家屬

再說前文所述四邑人和三邑人的結怨,引起一八九七年刺殺馮正初的命案。在舊金山激起很大的風潮。警長李斯〈Lees〉大發雷霆,宣稱要召集全部警察,掃蕩華埠,捉拿惡徒。他果然帶領大批警察,突擊華埠煙窟妓寨,搜查二十二個堂號,拘捕五十人。警察日夜控制華埠,派特警五十五人,分十五班搜索賭場。拘捕二百四十二人,進行雷厲風行的肅清工作。

馮正初雖然死了,但舊金山華埠風潮未息。因四邑人和三邑人間的宿怨未解。四邑人抵制三邑人商業,引起堂界糾紛多年,使華埠社會和經濟一片混亂。這事傳到北京,清廷命令使館官員調解制止未果,因此撤職公使楊儒,改派伍廷芳出使美國。

伍廷芳和美國政府恰商,據引渡條約,准許美國政府將斧頭仔驅逐出境,押回中國法辦。可是中美司法程序不同,美方不熱中此事,談判無結果。伍廷芳和總領事何祐商量。何祐提議採用比張蔭桓公使更嚴厲辦法,就是查出在美國滋事的華人,行文通知他們家鄉的官府,把他們的家人抓起來法辦,這招更厲害,使廣東各縣許多無辜的鄉民,被拘入獄。

伍廷芳不辦當事人而辦他們的家屬,於法於情難圓其說,而且駭人聽聞,驚動海外。何祐旋即通知四邑人和三邑人,以後華埠若發生堂鬥,遇有任何兇殺案,唯其在國內親屬是問,替代受罪。這猛烈突兀的辦法,對素重家庭倫理的華人,在堂鬥之前,不免考慮父母妻子受累,使堂號中人一時為之喪氣,居然發生一些效力,鬥殺之風因此稍減。總領事會與中華會館,即時召集四邑人和三邑人雙方談和。待雙方言和之後,四邑人扺制行動,表面上遂告停止。

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夏秋之際,堂鬥又起。洋文報大字標題:「兇徒昂首闊步於華埠!」聳動聽聞。警察局長向華埠發出最後通牒,通知中華會館和總領事何祐,云:如堂鬥不停止,他不只增強警力巡邏華埠,並將親自發動驅逐舊金山所有華人。這種言詞引起何祐惱怒。覆函說:「在我的權力內,當然盡力遏止再發生糾紛。如果有任何辦法有助於壓制犯罪者,我也極願支持。可是我受任駐在本市的職守是商務官,並非警探,因此我不能偵查出罪犯。這種責任應全賴於警察,不言而喻的。我並非意謂拒絕對警察提供任何協助,但全部責任並不要只放在我的身上。」

何祐於是召集中華會館和華人商會會議,懸賞緝捕堂鬥的首領和斧頭仔。僱請中國私家偵探,及給于肯出庭供證的人報酬。但出庭作證的報酬金額衹夠一個證人逃離舊金山的費用,效果可想而知。

舊金山華埠治安 談虎色變

雖然經過各界努力調處,直至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末,四邑人與三邑人之間的糾紛仍未停止,兩派持續互鬥。舊金山華埠治安惡劣,人人談虎色變。許多華人紛紛離開舊金山,更有人回中國去。由清光緒十六年至二十六年〈1890年─1900年〉間,舊金山華埠人口突減,由二萬五千人降至一萬四千人。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又發生長達數月的鬥爭,七人被殺,華埠繼續動盪不安。

早在馮正初被謀殺〈1897年〉之前,華埠有些社團看見這樣鬥下去,大家將同歸於盡,於是挺身而出,進行消減邪惡的運動。由協勝堂、安益堂、新萃堂、秉公堂、合勝堂五團體,聯合組織「華文政務司」。由各堂派外勤人馬「出番」,包括傳譯員和嫺熟美國風俗習慣的人士,之後又吸收了一批強悍的打手。這組織目的在改良華人社會,籌立於馮正初未死前,志在揭發他勾引官吏和包庇煙賭等邪惡罪行。但正進行揭發時期中,馮正初被暗殺,華文政務司仍繼續努力改良華埠治安。由於和政客、警察和法庭有聯絡,當展開行動時,力量大於任何華人團體。凡欺騙的商人、賭場老闆和罪犯,經華文政務司檢舉,均逃不了司法制裁。因此立即使所有賭場關閉、妓寮停業,華埠頓時清淨了一些。

但是華文政務司的行動和包賭包娼的堂號,直接發生衝突。於是各包賭包娼的堂號聯合,密遣斧頭仔,一遇華文政務司人員的「出番」,即予槍殺,使「出番」人員害怕避匿,不敢執行任務。有殺人的斧頭仔被捕定罪,供出內幕,警察又傳票拘捕其他的背後主謀。但華埠的雷厲風行的禁賭禁娼,衹是一個短時期運動。後來妓寮又開,妓女重操舊業。賭場老闆買通雙方,賭館也復業。舊金山大地震後,華文政務司自動解散,各包賭包娼的堂號如去芒刺。

民國以後,堂鬥現代化,不再用斧頭,改操洋槍。報上槍聲血影的新聞,幾無日無之,觀者不以為奇。在華埠堅尼街上,有一家專售槍枝彈藥的摩里斯〈A. Morris〉,在華文報紙上大登廣告,推銷武器,因此各堂不虞長短槍的供應。

公眾社團中立化 和平總會調停紛爭

堂號互鬥,限於解決其本身利益衝突,和僑社公眾事務無關。僑社時有糾紛,需和事機構調解,因此成立保持中立的公眾社團,限制堂號人員充當職員。舊金山中華總商會,美東各埠中華公所等,便訂此例,保持中間人的立場,遇事可負擔折衷斡旋責任。

通常由中華總會館或紐約中華公所擔任調停堂鬥。在談判中標出長紅,張貼街上,如被撕破,就是和議不成。他們將長紅收回,再行調處,繼續談判,直到最後雙方同意,蓋章簽訂和約。僑社械鬥,不只堂號和堂號之間。大姓的宗族團體,也有自衛的散仔房組織配備武裝。因此堂號和宗族團體之間,宗族團體和宗族團體之間,也常有互鬥。通常宗族團體武力不及堂號,被迫應戰,處於下風。

和平總會原由金山總領事黎榮耀和華總會館各主席、商董於民國二年〈1913年〉五月組成。和平總會成立後,凡華埠團體發生爭執,諸如欠債等糾紛,一併交和平總會調解仲裁。和平總會以中立地位,不偏不倚規勸雙方息事,和平相處。嚴重大案才提交中華會館鄭重處理。從此宗親會和堂號的糾紛,多賴和平總會和解;它對維持華人社區的安定,貢獻良多。

TOP                                   第五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3)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慧深、法顯和扶桑之謎

第五章 :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1)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2)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3)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4)

第六章 :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第七章: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最新發表文章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6,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Feb. 14,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