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曼鄧船長拒繳苦力 兩百多名苦力不知去向

1860年一月四日,勞崇光知道他的屬下沒按照他的命令將所有的苦力帶回廣州後,他堅持拒發「使者」號的出港許可證。接下來兩天,勞崇光多次去信培利領事,也和培利領事面談。勞崇光對培利領事解釋他的立場,內容大致如下:「我的命令是將所有的苦力帶回廣州審問,在船上審問不是依據正式程序辦事。如果我為美國船﹝「使者」號﹞開例,西班牙、秘魯、德國和其他的國家也會向美國效法,情況將變得如何呢?我相信領事一定了解這情況而願意協助我辦事,避免妨礙公務及增加其他的干擾。我將派員及船﹝去黃埔﹞接苦力回廣州審問,願意出洋的移民將被送回﹝黃埔的﹞苦力船。如此可以避免日後的爭論,達成統一的招工程序。」

一月五日,培利領事知道勞崇光將派員及船去黃埔接苦力回廣州後,他說服勞崇光不必派員及船去黃埔。讀者想像一大隊中國官員上美國船遞解苦力,實在沒面子。在面談時,培利領事親口告訴勞崇光,他會下必要的命令讓「使者」號去廣州。培利還請求勞崇光特別寬容曼鄧船長,因為曼鄧船長開始收集苦力時,新招工法尚未制定。培利回領事館後,告訴曼鄧船長一定要將「使者」號開去廣州。曼鄧船長回答:廣州港口太多障礙,他的大船進不了。培利領事建議曼鄧船長租小汽艇送苦力去廣州,培利大概從來沒想到他的一語驚醒了曼鄧船長這夢中人。是夜,「使者」號的秘魯籍苦力商華加斯(Vargas)僱了小汽艇將「使者」號上的苦力全部運走,但是目的地卻不是廣州。華加斯同時還運走了一些其他美國船上的苦力。曼鄧船長拖延了一整天,直到一月六日晚上才通知培利領事船上的苦力被運走了,他也堅決否認知曉苦力的去向。這下子事情鬧大了,培利領事表示:「這簡直太不可思議,兩百多名苦力從曼鄧的船上被運走,他居然說不知苦力的去向。」曼鄧船長開始耍賴,反正船上的苦力就是沒了,他交不出他沒有的貨。曼頓船長有過牆梯,兩廣總督有張良計。根據客船法,船長要為「乘客」備糧;現在「乘客」不見了,船上的大米就從「糧」變成「貨」了。運米出口要過海關,船長拿不出清關文件,就擔上了私運的罪名,還不能把大米往海裡一拋了事,因此曼頓船長還是無法拔錨開船出港。

曼鄧船長耍培利領事 黃埔運豬每下愈況

一月七日早上,勞崇光致函培利領事,詢問「使者」號上的苦力現在何處;並且表示如果「使者」號不便上廣州的話,勞崇光可以派員及船去接苦力回廣州。培利只好硬著頭皮去見勞崇光,得知勞崇光已派船去黃埔接苦力了。培利領事不得不告訴勞崇光: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或確認,大部份在黃埔美國船上的苦力已被運走了。經過一段很長的討論之後,為了挽救情勢,培利領事保證當晚他將與勞崇光的屬下前往黃埔,將所有美國船上的苦力交與中國官員,送回廣州。可是培利領事當晚租不到汽艇去黃埔,所以沒去成。隔日,勞崇光接到如下的陳情書:一月五日晚上,有一艘美國汽艇「美麗(Mele)」號將「使者」號船上的苦力全部運走;此時停在黃埔的美國船「莫登州長」號、「先鋒」號及「凱蒂新普生(Kitty Simpson)」號三艘船上還有不知數的苦力;另有一艘新進入黃埔的美國船「活躍洋基(Live Yankee)」號正準備接收苦力。黃埔的情形看來是每下愈況。勞崇光在一月八日致函培利領事,送了一份陳情書的摘要,並列舉先前被送回廣州的50名苦力的證詞,證明四艘停在黃埔的美國船長都參與逼迫及監禁中國人的罪行。勞崇光表示曼鄧船長蒙蔽了總督,也利用了美國領事。他要求培利領事給他在美國船上苦力的總數;在黃埔苦力事件沒有解決前,他將拒發「使者」號及其他的美國船出港許可證。培利領事當天去黃埔,得到「使者」號及「先鋒」號的船長書面具結他們的船上沒有苦力,及「莫登州長」號船長交出的95名苦力。培利領事省略了詢問「凱蒂新普生」號及「活躍洋基」號是否參與接收苦力,因為上次(一月三日)在黃埔審問苦力時,它們還沒進港,因此不在詢問對象內。

勞崇光當天(一月八日) 又照會培利領事,表示他會將給培利的函件副本轉遞至美國公使華德(John E. Ward)。當勞崇光得知培利領事將去香港親自向他的老闆華德公使報告黃埔苦力事件後,勞崇光心裡非常高興:謝天謝地將這沒用的培利調到香港,以後他可以直接與華德公使交涉了。

華德公使接掌黃埔苦力事件 斡旋中美外交

美國公使華德自一月八日起接掌所有關於「使者」號及黃埔苦力事件的中美交涉,有如包青天升堂,聽取冤情:各方的報告及報怨如雪片飛至。根據美國國會存檔資料(House Executive Documents),一月八日曼鄧船長致函華德公使:「﹝苦力商﹞華加斯先生得知這消息(所有的苦力將被帶回廣州)後,經過官方﹝那一官方?﹞同意,他將大部份的移民﹝苦力﹞運至澳門。」這和他兩天前「不知苦力的去向」的說法完全相反。他還倒打一耙,責怪中國官員造成這黃埔苦力事件及抱怨海關的搔擾。

勞崇光也於一月八日致函華德公使,簡單的描述黃埔苦力事件經過。同時解釋為什麼要將所有的苦力送回廣州審問,強調執行廣東制度的招工章程的重要性。他還陳述,一個月前他已經把招工章程送給培利領事,培利似乎沒有能力迫使美國人承諾接受這招工章程。他也附上他給培利的六件書信的副本,請求華德公使在完全調查清楚黃埔苦力事件之前,扣押四艘泊在黃埔的美國船的證件。

培利領事於一月十日抵達香港,向華德公使作口頭及書面報告。大致內容是:曼鄧船長妨礙中國官員公務,造成黃埔事件發展到那種地步;他身為美國領事已經日以繼夜的對付廣州的苦力買賣問題;許多不同國籍的商人有意買美國船上的苦力,買賣發展成敏感的國際問題;他自己問心無愧,對於處理苦力事件是不遺餘力地盡心盡職。至於為什麼培利領事等到廣州苦力買賣的事情鬧大了,才和華德公使報告 問題,歷史文件並沒有交代。

其實華德公使對苦力買賣的問題並不陌生。前一年〈1859年〉的夏天,上海發生反苦力買賣暴動時,他在上海。當時他對負責通商口岸事務的欽差大臣何桂清擔保,美國船是不准接收不願意移民的人,也不准超載乘客。可是他沒有答應禁止美國船參與苦力買賣,因為他沒有執法的權力。之後,華德公使經常來往於香港和澳門兩大苦力交易市場之間,因此他對這拐騙擄掠、無法無天的人口買賣情況,瞭解更深。美國駐澳門副領事耐爾(Gideon Nye, Jr.)經常向上司華德公使報告,有關美國船參與苦力買賣的證據。根據耐爾的描述,這些關在「豬仔館」及「豬仔船」上被綁票的中國人,很多人是有家室的、有職業的或者是讀書識字的文人。他曾救出一位廣州海關的職員及一位香港律師的馬夫。

一月十一日,華德公使接到培利領事的書面報告,他為了防止中美兩國關係繼續惡化,便書面指示培利(此時沒有電話或網際網路,大部份的公文是手寫人送的),全力協助中國官員,防止假移民真綁票的苦力船運輸作業。他並且指示培利扣留「使者」號及所有違反招工章程的美國船證件。一月十二日, 華德去信請「哈特佛(Hartford)」號艦長美國海軍上將史柏林(Charles B. Stribling)調查及處理替曼鄧船長轉運苦力的「美麗」號汽艇的國籍問題,因為據報「美麗」號掛美國旗而非美國船,同時嚴防曼鄧船長駕駛著無證件的「使者」號潛逃出海。

內務事件處理完畢後,同日華德公使著手第一封回覆勞崇光的信,正式展開勞崇光與華德之間的外交協商。他的信有兩項重點:第一點,他先表示對勞崇光想根除綁架苦力的用心非常同情了解,他已指示培利在他的權力內盡全力幫助中國官員嚴厲執行反綁架苦力的法令。同時他也命令培利領事陪同中國官員去黃埔,釋放所有在美國船上不願出洋的苦力。任何美國船離開中國港口時,不會帶走一名被逼迫上船的中國人。第二點,他無法負責歸還從「使者」號上被偷運走的苦力,但是他會盡力而為。因為收購這些苦力的人不是美國人,他沒有權力控制這些人,因此無法肯定能將苦力歸還。簡而言之,華德公使的結論是:他沒有權力控制雇用美國苦力船的外國人;他只可以使美國船遵守通商口岸的法令:如果中國官方因為美國船違法而拒發出港許可證,美國領事也會配合遵照通商口岸的法令扣押美國船的證件。

TOP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2)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章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慧深、法顯和扶桑之謎

第五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第七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1)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2)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3)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4)

 

 

日沈閣首頁 最新發表文章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6,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Sept.25,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