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瑪麗亞路茲號酷刑船客 英國公使出手干涉

一連串的苦力慘劇中,秘魯的三桅帆船瑪麗亞路茲(Maria Luz)號事件受到最大的國際輿論攻擊。時值日本明治維新中期,結束鎖國政策後,廢藩置縣,開放港口,西風東漸,日本著實洋化不淺。這也是日本第一次面對齷齪的苦力買賣,日本對整個瑪麗亞路茲號事件的處置也受到全球的矚目和報導。

瑪麗亞路茲號,在前秘魯海軍上尉何利耶羅(Ricardo Heriero)船長的指揮下,於18725月底,載著兩百多名苦力,離開澳門港前往秘魯。船一出海後似乎中了邪一般,百事不順。根據事後船長及船員在日本法庭的證詞:苦力兩次企圖謀害船長及船員,參與預謀的苦力被藤條鞭打後關進鐵牢內兩週;一名苦力因盜賣儲藏室的茶葉被處分;船員發現船艙內堆積的稻草及草蓆,似乎有焚船的預謀;接著三人投海自殺,兩人病死。天公也不作美,惡劣氣候及風浪,使得苦力船斷了主桅。710日,瑪麗亞路茲號駛進日本橫濱(Yokohama)港避風並且尋求修護。

713日,停在瑪麗亞路茲號旁邊的英國船鐵公爵(Iron Duke)號從水裡救出一名游得精疲力盡的苦力。這名苦力告訴鐵公爵號上的官員他在瑪麗亞路茲號上的痛苦經驗以及船上的酷刑虐待,請求鐵公爵號官員庇護他。事關重大,這名苦力立即被轉交給英國代理公使華特生(R. G. Watson),緊接著交給日本官方。當何利耶羅船長被傳喚至法庭時,他惡人先告狀,要控訴這名沒經過同意而離船的苦力,裝腔作勢一番後決定不起訴。何利耶羅船長答應法庭不懲罰這名逃脫的苦力後,苦力被交還給船長。

事後,又有許多苦力跳水逃脫地獄,還有一些不會游泳的苦力也跳水,一名苦力因此溺斃,其他的跳水苦力都被打撈回船上。有一名苦力甚至已經上岸了,還是被船員逼迫回船。當鐵公爵號的船員不斷地聽到從瑪麗亞路茲號上傳出的尖銳哀號慘叫時,很明顯的證明被救起苦力所說的酷刑虐待是事實。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英國代理公使決定出手干涉。

720日,華特生邀請美國代理公使雪柏特(Shepard)陪同他上瑪麗亞路茲號。雪柏特怕事,以可能會「被誤認為對一個友好國家的敵意行動」為借口,拒絕同行。82日,華特生帶著鐵公爵號的司令官及一名翻譯員上瑪麗亞路茲號。當日正好何利耶羅船長不在,大副在華特生宣稱要帶日本官員上船檢查的威脅下,讓華特生檢查船艙。華特生要求見鐵公爵號救起的苦力,大副不情不願的讓華特生見那名苦力。那苦力看起來剛受過虐待,辮子也被剪掉。當華特生想詢問苦力的待遇時,大副暴力的抓起苦力往艙外扔。華特生下船後,決定向日本外交部長提告在日本領域內發生的虐待船客的事件。接著又有一名苦力游到鐵公爵號,提供證詞,證明被鐵公爵號救起的苦力和其他的苦力都被嚴刑懲罰。神奈川(Kanagawa)縣總督在瑪麗亞路茲號上執行兩次小聽證後,認為有足夠虐待船客的證據,開始全面審查。

日本法庭審判船長 審判細節公諸於世

1872822日,瑪麗亞路茲號的230名苦力被帶上岸審問,每人都說是被引誘或綁架後逼迫上船。何利耶羅船長也承認苦力是被逼迫上船的,而且他還剪了3名中國人的辮子。依據這些證據,日本法庭判船長犯了虐待及羈押船客的罪。依法最高刑罰是鞭打100下或監禁100日;但是神奈川縣總督考量因調查案件造成瑪麗亞路茲號的不便及延期,於是赦免何利耶羅船長,准許他隨船離開橫濱。830日,何利耶羅船長寫信要求神奈川縣總督交還苦力,讓瑪麗亞路茲號可以繼續預定的旅程。總督當日回覆:所有的苦力都拒絕回到船上,日本官方無法迫使他們上船;如果船長以法律途徑請求解決,日本法庭會覆審他的請求;假如船長打算上訴,日本法庭將會暫時扣留所有的苦力。何利耶羅船長果真雇用律師上訴,要求苦力回船或賠償。接著船長還在橫濱的洋人圈內樹敵,若無其事的對眾人說:日本訴訟程序結束後,他必須殺幾個苦力來建立威信,重整紀律。擔任日本法庭原告顧問及律師的美國人希爾(G. W. Hill)聽到船長的狂言後,以為聽錯了,要求船長再重複一遍;之後,希爾非常氣憤的叫船長越早離開橫濱越好。由於船長在庭外囂張猖狂的態度及船長船員在庭上謊話連篇的證詞, 926日,日本法庭判決苦力勝訴,拒絕船長的苦力回船或賠償的要求。神奈川縣總督引用國際法律及國際慣例,將船長的訴訟論點逐一駁回。

事實上,822日,苦力被帶上岸審問後,日本暗地裡派人聯絡中國有關瑪麗亞路茲號事件。蘇松太道台沈秉成派知縣陳福勳前往橫濱處理苦力事件,陳福勳一行人於929日到達橫濱,剛好是日本法庭判決後第三天。陳福勳接收苦力後,日本外交部長派日本領事品川忠通(Shinagawa Tadamichi)護送所有的苦力回中國,這是後話。

何利耶羅船長是第一位苦力船長因為綁架及虐待苦力行為被起訴而且被判有罪。這也是第一次,法庭堅決明確的判定苦力買賣為「不合法」。最重要的是在法庭審判期間,濫用苦力買賣制度的細節,被害人所受的苦難及日本法庭的判決完全公佈於世界。全球性的矚目和批評給秘魯及葡萄牙很大的 壓力。衛道人士批評秘魯沒有適當的法令保護進口的苦力;也批評葡萄牙的殖民地澳門參與大規模的邪惡苦力買賣。這些壓力是否足以停止「豬仔」生意呢?

苦力慘劇深思反省誰之過 香港驅逐豬仔船

透過國際媒體的公佈,及中國國內英文報紙的報導,揭發了連續不斷的海外苦力慘劇。這些事件並不因為時間而淡忘,各方對這不法人口買賣的批評反而愈炒愈旺。國際輿論的壓力,使得香港殖民政府及母國英國政府不得不深思反省:香港在澳門苦力生意中擔任什麼任務?是扮演著什麼角色?

金伯利公爵伍德豪斯(The Earl of Kimberley, John Wodehouse)聽說有些香港人靠補給裝配苦力船而發財後,立即於1872812日下公文給香港總督甘迺迪(A. E. Kennedy),要求甘迺迪總督提供詳細資料。金伯利公爵還指出為什麼他要調查這事件,原文是咬文嚼字的官話,翻譯成白話就是說:英國政府不斷的向里斯本的葡萄牙官方抗議澳門的不法買賣,因此絕對不准讓人抓到任何一點小辮子,證明英國在香港的臣民也參與「英女王政府所悲嘆和抗議的」人口買賣,並且從中獲利。

甘迺迪總督812日的回覆:承認幾乎所有貨船改建成苦力船的工程都是在香港包工的(譬如前文所提的「雄風飛剪」挪威號增建夾層統艙及睡位架子就是個例子);通氣艙口鐵柵欄及船艙間的障礙都是香港製造,然後載到他處裝配,因為根據香港的港灣法令第27條,禁止客船上有鐵柵欄及障礙物裝配;木柴,水及其他的補給或是在香港上貨,或是由舢舨船或汽艇送到澳門上貨。他接著報告:從187211日到現在有38艘船,取得出港證離開香港去澳門,大多數的船都是做苦力買賣,這些船的國籍是秘魯、法國、荷蘭、西班牙和奧地利;另外還有6艘船在香港出售,現在這6艘船都是苦力船。甘迺迪總督可以立即拿到這些數據是因為所有的苦力船在香港改建或補給都須在港務局(Harbor Master's Office)登記。讀者或許問為什麼苦力船不在澳門改建或補給呢?因為香港的港口水深地利,大船可以靠岸,就近修護改建;澳門港口水淺,大船必須停在外港,要靠舢舨船或汽艇送貨送人。

金伯利公爵接到甘迺迪總督的報告後,對香港補給修護改建苦力船的情況非常不滿,認為這些苦力船走香港法令漏洞,將補給、香港製造的鐵柵欄及障礙物裝配載到他處裝配上貨,躲開香港的客船法檢查。金伯利公爵對甘迺迪總督簡單扼要的建議是立新法以彌補法令漏洞。

187356日,香港立法局(Legislative Council)通過「中國移民船法令(1873 Chinese Emigrant Ship Ordinance)」,新法的要義是不准苦力船停靠香港。同年822日,新法接到金伯利公爵的批准。824日,甘迺迪總督命令香港港內停泊的五艘苦力船立即離港;另外兩艘在修理中的苦力船,給予五和七天的時間結束修理,然後離港。秘魯領事及一家德國運輸公司抗議,要求更多的緩衝時間,甘迺迪總督不讓步。殖民大臣(Colonial Secretary,等於副總督的職位)史密斯(Smith)直率地對抗議的秘魯人和德國人說:幾個月前就公佈這即將批准的新法;苦力船必須在期限時間內離開,不走就會被拖離香港水域。五艘能動的苦力船立即離港去澳門或黃埔,另外兩艘修理中的船也在期限內離開,其中有一艘不能動的船則被拖到黃埔。

TOP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0)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0)

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