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封鎖驅逐 豬仔來源不再 澳門總督敲喪鐘

1873824日,許多被香港驅逐的苦力船,立即駛抵大部份由香港人控制的黃埔洋人碼頭。黃埔其實也有能力像香港一般補給修護改建苦力船,假如此時澳門能像過去一般繼續供應苦力的話,那麼苦力生意一定可以繼續下去,筆者的豬仔故事也沒完了。但是瑞麟的各項政策,幾乎斷絕澳門的苦力來源。當瑞麟知道香港將頒布新法驅逐苦力船後,立即警惕他的屬下提高警覺,以免豬仔頭和苦力商狗急跳牆另闢蹊徑。同年96日,海關代理稅務司布朗(H. O. Brown)登上七艘停在黃埔的秘魯苦力船檢查,命令這七艘船離開黃埔及其臨近的水域。布朗宣佈不是條約國家的苦力船不准進入黃埔港。1017日廣東提刑按察使公佈,任何國家(不論是不是條約國家)的苦力船,沒有得到瑞麟的批准前都不准運載移民。

國際的壓力、輿論的譴責加上教會人士的反對,葡萄牙都可以充耳不聞,視若無睹。但是中國官員斷絕澳門的苦力來源,實在是致命的打擊,葡萄牙只得投降了。罕努阿里奥總督接到里斯本的指示後,於18731227日簡要的宣佈,澳門的中國移民出口作業將在這公告後三個月內結束。

有個住在澳門的美國人,寫信給在香港的美國人,詳述禁止「豬仔」生意那天澳門情況。此信刊在香港報上,後來經翻譯後存入清庭「外務部」檔案。信上寫道:「…澳門接到禁止招工的電報,好像中國聖旨到,刀下留人的光景。這道葡國主教的聖旨救了華工性命。這天接到電報時,有如晴天霹靂;所有在澳門的洋人華人,無不滿街飛跑,打聽實情。有如賊兵臨境,又如城門失火。」

「…澳門總督在三點鐘,將做招工生意的人備齊面諭:『由本日起,所有買來華工,立即放回。華工身價立即歸還,不容緩。』又:在澳門的招工局招得華工,分生人和熟人兩種。生人是誘騙來的,華工未答應出洋,尚須天天設法打駡,逼令答應出洋,此謂之生人。答應情願出洋者,謂之熟人。這日總督吩咐,要各招工局放華人,因招工局行東心中十分害怕,立則將生人全數放走。」

「澳門地方葡、秘、西三國人所開招工局,計有三百餘所,現俱關閉停業。管招工局事務葡國委員及招工局各項人等,向來俱靠招華工發財。現在忽然無此生意,就如得重病一樣,垂頭喪氣。…靠招工吃飯的三、四萬人,必定造謠罵葡皇。又,澳門一無正經生意,專靠招華工一樣壞事做生意。現在將招工之事禁止,這三、四萬人又靠何事活命度日?但是我想,古巴、秘魯等處華工,被拐前去百般受苦,此係開招工局之人所作孽,現在失業無以度日,真是死不足惜!亦無甚可憐之處!…」

「又:秘魯現有輪船十二艘,在澳門停泊,專為招僱華工而來。查現在各招工局,除已經放出之生人不計外,只有熟人三百五十餘名,大半皆殘疾之人。僅足一艘船裝載,其餘十一艘船,只好放空船回去矣!」

這封澳門的美國人信是否誇大其辭,就不得而知了。既然這封信入了清庭「外務部」檔案,因此引述其中一小段,讓讀者一睹當時澳門可能發生的情景。

船長苦等澳門港 或另闢蹊徑

接下來的一年,1874年,苦力商和苦力船長持著一片張望等待的心態。大多數的人不相信葡萄牙政府會將支持澳門近三十年的生命線,一筆勾消。澳門殖民地將如何生存?三、四萬靠苦力生意謀生牟利的人,將如何接受現實?秘魯及西班牙的苦力商和苦力船會聽從葡萄牙政府的命令,停止招募買賣苦力?

瑞麟雖然高興也得意各項封鎖豬仔運輸政策的成功,但是他質疑澳門是否能真正的停止苦力買賣,命令屬下不可掉以輕心,繼續保持最高警覺;大約又經過一年,澳門的苦力買賣才可以說是完全結束。

秘魯及其他的苦力船的船長,不相信他們的財源就如此這般的被切斷。許多船長待在澳門港內,似乎期望情況會頃刻改變,他們又可以照舊運輸苦力。有些船長將船下錨在澳門外海,等候接收苦力,但是瑞麟的沿海巡邏政策封鎖了整個澳門外海,因此外海接收苦力的技倆也不可行。

還有一些船長向香港政府申請運載中國人去美國的許可證,希望藉合法的客船經理人奠定他們做客船生意的「誠意」。甘迺迪總督拒絕曾經在澳門做過苦力生意的苦力船在香港做客船生意。同年5月,甘迺迪總督向上級卡拿文公爵〈Earl Carnavon〉報告:香港移民至美國三藩市〈San Francisco〉的人數明顯的劇增,甘迺迪總督深深地懷疑許多文件上寫著去三藩市的移民,最終是被運到卡亞俄和哈瓦那。

罕努阿里奥總督另出花招 瑞麟威脅進攻澳門

1874128日,澳門總督宣佈終止中國移民出口後一個月又一天,罕努阿里奥總督洩露出葡萄牙政府的真正意圖,他公佈一套倣效香港的移民法令,由澳門提供亞洲「自由移民」。並且開始發放「旅館〈Hotels〉」和「客棧〈Inns〉」執照給先前的苦力營。瑞麟聽到澳門總督的最新花招後,寫信給罕努阿里奥詢問詳情。罕努阿里奥回覆:旅館和客棧是用來接待澳門與新加坡、檳榔嶼和馬尼拉之間做生意的中國商人。瑞麟當然不會接受如此膚淺的藉口而讓大規模的苦力營重新開張;他派手下的大將前往澳門,通知罕努阿里奥總督:無論罕努阿里奥總督怎麼稱呼「移民」,只要澳門的苦力出口重新開始作業,瑞麟會派兵攻進澳門,摧毀所有的苦力營〈Barracoons〉,逮捕苦力作業負責人,送往廣州審判。罕努阿里奥接到訊息後回覆瑞麟:他發現自己被人瞞騙,因此將不會重新開張苦力營。

很明顯的葡萄牙不願和中國展開正面的敵對衝突,或許是怕葡萄牙軍力不敵中國軍力,也或許是受到國際輿論對人口買賣的壓力,里斯本的政府重新考量澳門的「自由移民」計劃;最後通知罕努阿里奥總督將「自由移民」計劃延後一年。

澳門總督也有他的苦處,3月底「移民」作業正式結束後,如何處置上萬在澳門靠豬仔買賣維生的中國人。這些中國人如果回到中國的話,將被官府依綁匪法辦。罕努阿里奥總督於是年2月底親自前往廣州,和瑞麟商量如何解決澳門中國人的問題。瑞麟同意大赦所有願意改邪歸正的澳門中國人,但是強調在澳門靠豬仔買賣維生的中國人回到中國後如果重操舊業,將依照綁匪法令處分。中葡雙方在中國及澳門公佈大赦令;葡萄牙在公告中並且明文規定中國人如果想留在澳門,必須提出正當職業的證明。

沿海各省防備警戒 澳門「移民」永久停止

1874年,對中國沿海各省的州縣官員而言,尤其是南方沿海各省的官員,是防備警戒的一年。直隸總督李鴻章看了「外務部」收集的澳門美國人寫給香港人的信後,28日報告總理衙門:澳門已經實施禁令,但是上萬靠苦力生意謀生牟利的人一定會另謀途徑。315日,南洋通商大臣李宗義報告總理衙門:他擔心由於澳門終止苦力買賣,苦力買賣將發展到沿海各地;他已經指示沿海的官員及海關,嚴加防範。從2月至6月,南方沿海各省的官員建立起地域性的防衛線,制止在沿海各地的任何苦力買賣企圖。

除了沿海各地防範之外,新任兩廣總督英翰拒絕荷蘭人和法國人在廣州設立招工所的申請,英翰同時也拒絕英國人在汕頭設立招工所的申請。閩浙總督拒絕荷蘭人招募苦力去馬來西亞的阿車恩〈Acheen〉當營地跟班。法國駐廣州領事向英翰詢問有關中國和秘魯新簽訂的招工條約內容,英翰猜測法國人大概想在這新機會中獲利,推托總理衙門還沒公佈條約內容。英翰推測秘魯的招工作業即將開始,因此囑咐兩廣總督接班人劉坤一,依照綁匪法令就地正法綁匪。

苦力商將最後一線希望繫掛在即將上任的澳門新總督,希望他能瞭解苦力商的需求,起死回生苦力生意。抱著希望的苦力商聚集於澳門等候新總督上任,怎知新總督達維拉〈Jose Maria Lobo d‘Avila〉於1874127日就職後,宣佈澳門將永久的停止移民作業,苦力商的最後一線希望也破滅了。

中國官方大概真正的相信葡萄牙人的歸正誠意,1874822日,瑞麟頒發給罕努阿里奥總督、罕努阿里奥的理事官及澳門的準總督達維拉三人金牌各一面以感謝葡萄牙官員的合作與善行。

TOP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章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0)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0)

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