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瑞麟力剿豬仔頭 法不外情理處制綁匪

兩廣總督瑞麟於1865年上任,1866年至1867年間,曾經試圖壓制廣東地帶綁架豬仔的非法活動,但是沒有成效。可能是因為太平天國動亂方定,地方正在復甦中,瑞麟無法完全掌握控制廣東。1872年,瑞麟再度開始剿匪,或許是天時地利人和,這次成果非凡,造成澳門停止苦力買賣的主要原因之一。

18727月,瑞麟開始以沿河巡邏來阻擾收購豬仔的活動。他派遣兩艘由中國指揮官指揮的舢舨船,追蹤偵查地下苦力運輸活動。接著,瑞麟在黃埔外灘檢查每日往返澳門及廣東之間的汽艇。英國領事羅伯生(Sir Brooke Robertson)還替中國官員代寫英文信,交給被攔截住的洋汽艇,警告洋汽艇的指揮配合中國官員的檢查。這一招非常有用,中國官員在「火花(Spark)」號汽艇上搜索到110 名豬仔,逮捕到20名豬仔頭,豬仔被釋放,豬仔頭被法辦。1872年秋天,很明顯地豬仔頭「如批發而非零售」似的大量被兜捕。此時新任的北方直隸總督,封疆大臣李鴻章生怕豬仔綁匪直搗北方,於821日的奏稿發表意見:如此嚴厲對付綁匪的策略會逼迫綁匪活動發展到北方。筆者想:難道李鴻章希望瑞麟少做點事,留著綁匪在南方做人頭生意?可見私心人人皆有。瑞麟則於924日的奏稿中報告,大部份在廣東參與非法招工的中國人已被逮捕。瑞麟最好的證據是一份來自澳門112日的報章報導: 10月份被綁架的652名豬仔中,很少人是從廣東內地直接買來的。

瑞麟的屬下在調查誘拐豬仔案件時,發現有一些人是自願移民,即使告訴他們被拐子欺騙後,他們還是自願移民出洋。提刑按察使鐘謙鈞建議瑞麟區分綁匪綁的是自願移民還是不自願移民。924日的奏稿中,鐘謙鈞建議如果綁匪綁的是「自願移民」,匪首不照例正法處決,而流放到四千里外的邊疆作十年勞役,從犯則流放三年。瑞麟在奏稿中再增加建議,匪首被流放前,先戴一個月的首枷,並且在左臉頰上刺青「誘拐匪犯」,如果願意接受杖刑一百,則可減少流放年限;從犯則在廣東監禁三年,官府可以就近監視,以免他們重操舊業。在「法」與「情」之間,瑞麟與鐘謙鈞的建議給拐帶「自願移民」的綁匪一條生路。瑞麟建議所有誘拐「不自願移民」的匪徒照例在審判後正法處決;其他的案件暫緩執行,等候刑部決定。瑞麟的建議經過稍微的修改後,於1873年由硃(御)筆批准。

澳門豬仔及豬仔頭缺貨 洋苦力商親自出馬綁架中國人

1872年的掃蕩豬仔買賣,瑞麟只針對參與綁票的中國人。在成功地逮捕了大部份的中國綁匪後,瑞麟1873年的挑戰是如何追捕外國苦力商。瑞麟多次向澳門總督罕努阿里奥(Januario)抗議澳門的豬仔買賣,但是澳門官方否認任何不法『移民』作業。

1873年初,澳門的苦力商因為不能從廣東內地收購到苦力,發動了幾次突擊,到澳門以西接近廣西的雷州、廉州及高州地帶綁架中國人。同年3月,雷州縣官報告,有九艘載著洋人的大小船,在通明汛附近下錨,不肯接受檢查。瑞麟派海軍大將范幹挺前往調查。九艘船中有兩艘由一名洋人拉匹歐拉(Antonio Lapiola)指揮,帶領著十幾名船員,船上還有八名被綁架的中國人。所以的人都被帶回廣州審問,拉匹歐拉自稱是西班牙人,西班牙領事要求他拿出證明文件,拉匹歐拉才承認自己是葡萄牙人。

同年4月,瑞麟又接獲報告,有二十多艘船將由澳門出發駛往雷州、廉州及高州一帶。瑞麟下公函要求澳門總督罕努阿里奥扣押這些由澳門出發的船,逮捕船上的人。澳門總督再度否認有西方人參與綁架活動,瑞麟只好再次派范幹挺出馬。這次在三艘船上,逮捕了三名葡萄牙人及十九名船員,還搜到六十名由廉州石頭步綁架來的中國人。五十五名受害人被釋放,另外五人帶到廣州審問作證。三名葡萄牙人供出實情:他們受雇於澳門一家新開張的豬仔館,東主是葡萄牙人及西班牙人。

照例,逮捕了洋犯人後,犯人母國的領事參與審訊及決定處置。可是如前文所述,葡萄牙與中國的關係微妙不清,既不是佃戶與地主的關係(葡萄牙自1849年開始拒付澳門租金),又不是中國的條約(Treaty)國家,因此葡萄牙在中國沒有領事及領事館;可是葡萄牙在澳門已經三百多年了,甚至還在澳門建了公使官邸,葡萄牙的意圖可見。瑞麟知道手上的三名葡萄牙犯人是扎手貨,如果處置不得法,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國際糾紛。在審訊葡萄牙犯人時期,瑞麟接到澳門總督的信,請求瑞麟將三名葡萄牙犯人交給他處罰,同時宣稱已經公告總督命令:禁止澳門的洋人去中國綁架中國人。雖然澳門總督信中所提的公告並沒有表明如何處罰違法的綁匪,瑞麟樂得將扎手貨扔給澳門總督;52日回澳門總督信中除了答應澳門派官員來接三名葡萄牙犯人外,還語重心長,曉以大義的教訓總督一番,要求他關閉澳門豬仔館,停止賣豬仔出洋,保全澳門總督的名譽。

瑞麟封鎖豬仔運輸 豬仔館門可羅雀

瑞麟將他的公告印成小冊,內容包括秘魯迫害中國勞工及最近葡萄牙人兩次突擊廣東以西地帶,並且描述葡萄牙人的綁架手段。小冊發送到廣東鄉村各地的紳、學士及識字的老者,命令他們警告年輕或不識字的人,不要被綁匪的技倆欺騙。如果發現村內有共犯,報告地方官或押送共犯到官府。瑞麟也命令廣西布政使司布政使,照樣謄寫一份小冊,發送到廣西各地。

瑞麟的各項政策斬草除根地給澳門的苦力買賣致命的打擊。美國代理公使衛三畏(Samuel Wells Williams187363日致國務院的信說:「廣東官方實施嚴厲策略防止苦力去澳門。‧‧‧我聽說苦力生意面臨危機及損失,許多苦力營是空的。」同年94日,香港時報駐澳門記者報導:「許多私人經營的苦力營已經停業了,剩下的兩三間還支撐下去的苦力營,監房牢門大開,我可以確定裡面一定沒有鳥兒(記者的諧謔)。」澳門苦力營如此「平靜」的重要原因是瑞麟封鎖澳門港進口,所有進入澳門港的船,必須先經過中國官員登船檢查,載著豬仔的船將被迫駛向黃埔接受法辦。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的綁匪不願意冒險上船運載豬仔到澳門。

澳門總督還做最後的掙扎,希望能使澳門的苦力生意起死回生,委任西班牙駐廣州領事,探討是否能由西班牙出面在廣州設立招工所,招募由中國監督招工下的勞工,運到澳門上船出洋;並且關閉所有澳門的苦力營。瑞麟拒絕澳門總督的請求,理由是葡萄牙不是中國的條約國家,如此作業將違反1866年擬訂的「通商各口招工章程」。

TOP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0)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0)

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