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華工移民南洋 「賒單工」制度

前文提到,沿海的一些中國人,從明朝就開始結伙隨貿易商船到南洋各地工作。早期馬來半島〈Malay Peninsula〉礦業的開發多靠中國人的努力。十八世紀至十九世紀期間,由於天災人禍以及經濟不景氣,使得更多沿海的中國人飄洋過海,到東南亞求生。1786年,英國的法蘭西斯萊特〈Francis Light〉船長說服吉打蘇丹〈Kedah Sultanate〉將檳榔嶼讓與英國東印度公司,以換取東印度公司的軍事保護。此時,檳榔嶼上已經有一小群中國居民。1819年,英國史丹福萊佛士爵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將新加坡島控制權併入東印度公司,並且宣佈將興建現代化的新加坡港。當時用多種相關語言宣讀他的公告,其中包括馬來語和中文。十九世紀以來,馬來半島工業擴張。錫礦的開採作業,熱帶叢林的開墾,莊園的勞動,以及港口的運作全靠移民。大部份的移民是中國人,少數為印度人。

南洋華工多數是自發性的自由移民。有一部份是自付旅費,若付不起旅費則採取另一種「賒單工」移民制度〈Credit Ticket System〉。苦力掮客〈豬仔頭〉預付賒單工赴洋的一切費用,包括船票、等船日子和到達後食宿零用及介紹費。在賒單工沒有償還債務前,賒單工等於將自身抵押給掮客,必須聽命於掮客。到了目的地,掮客將賒單工的「賣身契」賣給新雇主。在南洋,賒單工制度是從何時演變而成,無法得知;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1823年這苦力制度已經存在,因為當時史丹福萊佛士爵士想盡辦法克制苦力掮客及雇主濫用制度。

南洋的賒單工和秘魯及古巴契約勞工〈Contract Labor〉最主要的區別是:賒單工制度下的苦力仲介商及苦力掮客都是中國人;而契約勞工制度的主腦人大都是西方洋人,例如「德記賣人行」的泰特,「合記洋行」的塞姆,以及澳門的西班牙和葡萄牙苦力商人。其次,契約勞工〈Contract Labor〉在上船前就先簽了合約;而賒單工在到了目的地,被賣給新雇主後才知道自己的債務和還債的協約。買賣賒單工的人頭交易也稱為「豬仔生意」。人頭買賣利潤豐厚,貪婪之心不分國籍。利慾薰心的中國苦力仲介商及掮客不免也濫用制度,換取最高的利潤。

客頭招募賒單工 年入五六十銀元?

1826年,英國建立海峽殖民地〈Straits Settlements〉,包括麻六甲、天定〈Dinding〉、檳榔嶼及新加坡島四個東南亞殖民地,由東印度公司控制。18674月,海峽殖民地直接由直轄殖民地〈Crown Colony〉控制。1876年至1890年間,海峽殖民地立法局〈Legislative Council〉特別委員會調查在海峽殖民地的中國勞工情況。報告中描述賒單工移民制度的作業及弊病,也包括證人的證詞。

新加坡及檳榔嶼的中國苦力仲介商與夏門及汕頭的豬仔頭合作。也有少數的仲介商與澳門及香港豬仔頭合作。據說汕頭在1876年有二三十家豬仔館。中國本地的豬仔頭得知新加坡及檳榔嶼的勞工需求量消息後,預付客頭〈豬仔頭的爪牙〉一些資金,支使客頭到廣東、海南各地小鄉鎮招募移民。豬仔頭預付出洋的費用,苦力到了目的地後,未來雇主先償還苦力欠的債,然後在苦力薪資中按月扣除。1877年,有一位證人投訴,客頭說服他出洋,對他說:「看看你有多麼窮!假如你跟我去新加坡,你會有很好的工作,很快的還清你的債務,一年將有超出五六十銀元的收入。」在窮鄉僻壤的中國南方,五六十銀元對鄉下人而言是一筆天大的財富,客頭很容易說服鄉下人出洋,輕而易舉地招募一群自願移民。

招募工作完成後,客頭帶領這批「自願移民」到海港附近,扣留在屯舍〈也就是豬仔館〉內,等候上船出洋。有了確定的船客數目後,豬仔頭開始聯絡經營小帆船的中國人或是經營大一點帆船的歐洲人,協定船期行程,運送苦力去南洋。有一些自費移民也搭這種順風船去南洋,他們上船前先付58銀元的船費,船費的高低看有多少船競爭載客。賒單工的船費則先賒帳,由客頭向船長擔保到了目的地,找到了工作才付。賒單工的船費是712銀元,算是高利貸吧!上船前,每名船客發給一張單票〈Ticket〉,寫明這名船客是預付船費還是賒帳船費,以及船客的目的地。賒「單」工的名詞中的「單」字是指這張賒船費的單票。

苦力船超載 彌補沿途損失

1866年擬訂「通商各口招工章程」後,由清朝通商口岸地方知縣擔任檢查自願移民的任務,有些知縣也藉此從中取利。南洋苦力商和豬仔頭為了省事,雇用歐洲人為移民船經紀,因為地方知縣對歐洲移民船較少挑剔。 據海峽殖民地特別委員會的調查,知縣向每一艘去南洋的移民船,無論中國船或歐洲船,索取兩百至三百銀元之後才放移民船出海。

1874年,海峽殖民地制定法案,規定移民船載客量的比例。在實施此法案之前,大部份的苦力船都明目張膽的超載。去南洋的旅程中,苦力的死亡率高,因此客頭及船長靠超載來彌補損失,人命對他們而言是不值錢的,最後能多賣掉豬仔才是真正的利潤。譬如一艘苦力船載客量是300人,如果載運600人,即使途中折損250人,客頭及船長還是多賺了50人。1874年移民法案實施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根據證人的證詞,苦力船在港口內通過檢查,駛出海港後在外海又接收更多的苦力。在快要到達海峽殖民地港口前,先卸下一批苦力,使得苦力船船客人數符合海峽殖民地移民法的規定。證人說:「假如苦力船只載運規定的船客人數,船長沒錢賺。」

新加坡檳榔嶼賣豬仔「客棧」連豬都不適合住

苦力船抵達新加坡或檳榔嶼後,自付船費的移民先下船。賒帳的苦力則繼續留在船上,直到他們有了雇主和工作。帶領苦力乘船的客頭則上岸替苦力找工作。大部份新加坡的雇主是港口的中國商人或是種植辣椒、檳榔膏及樹竽的農場場主。檳榔嶼的工作大部份在霹靂州(Perak)和雪蘭莪(Selangor)的錫礦。賒單工的買賣和古巴及秘魯的契約勞工的買賣略有不同:賒單工的雇主通常在買賣中全憑客頭的說詞,買賣前沒有見過苦力;哈瓦那及卡亞俄的契約勞工買主通常可以先見到苦力後再從中挑選。

客頭和雇主商訂價錢後,將苦力的債權賣給新雇主,當地人稱剛下船的賒帳苦力為「新客」。苦力價錢的高低由勞工市場的需求量而定。據海峽殖民地1876年的調查,客頭花在每一名苦力的招募費、船票及等船和到達後食宿零用大約1314銀元。轉讓苦力的的債權,客頭大約可以向雇主收取2024銀元,淨利大約是百分之五十。苦力和雇主的還債協約,可能是苦力工作6個月,沒有薪資,只有衣食;或是苦力工作12個月,每次發餉時,分期扣除客頭向雇主收取的費用,如果合約到期而債還沒還清,則續約。新客對自己「賣身契」的價錢沒有協商的餘地。客頭和雇主成交後,苦力正式成為新客,下船交給雇主或雇主的經理人,客頭結束這單豬仔買賣。

據海峽殖民地特別委員會調查,當勞工市場需求量低,客頭無法即時找到雇主,或者苦力船租約到期時,客頭可能將苦力載到其他有勞工需求的港口。檳榔嶼的苦力商有時勾結新加坡的苦力商。當檳榔嶼人頭費較高時,即使原來賒單上的目的地是新加坡,苦力船也會直接開到檳榔嶼賣豬仔。有一位證人說:「苦力船和客頭不在乎在那個港口卸下苦力,常常開船後改道,不到原先的目的地。」如果客頭無法即時找到買主或改變航程,客頭就預付所有賒單工的船費給苦力船的船長,將這批苦力送上岸,住進港口邊的「客棧」,或者將這批苦力送到停泊在港口內的小船上。187668日,海峽殖民地的輔政司〈Colonial Secretary〉和總警長〈Chief of Police〉巡視兩間苦力暫時住的「客棧」,也就是眾所周知的豬仔館。根據他們的報告,豬仔館的窗戶有木柵保護,防止苦力逃脫,大門口有中國幫會的打仔看管,在這兩間豬仔館中有50名苦力被關了7天。另外,警察總監督頓路普〈Dunlop〉也描述他經常去巡視的一間「客棧」:「連豬都不適合住。」

TOP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章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0)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0)

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

http://www.promotemalaysia.com.tw/UserFiles/Image/ccccc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