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低微收入 如何生存?

1876年,三藩市政府代表皮斯里〈Frank Pixley〉在美國聯合委員會前陳述華工的價碼:有技術的華工每日收入50分錢到1元,鐵路和墾荒華工日入60分錢到1元,農場華工日入1元,摘採果實日入1.1元,全部華工自己供給吃住。皮克斯里又說:華工逼迫白人勞工餓死。

苦力是如何在低微的收入下生活、還債,甚至存錢匯回鄉?基本上,他們對生活安逸的要求非常低。白人勞工吃肉和麵包,苦力吃米飯、魚乾和醃菜,情況好的喝茶,沒錢的喝水。市政府代表皮斯里估計苦力一天的伙食費是10分錢。苦力燒飯的爐子是個黃銅小火盆或煤油鐵罐下墊塊磚頭,通常就在住的房間內開伙,假如煙味太重的話就搬到走廊上開伙。據證人說: 50名苦力聯合租房開伙,一天只要10元,每人分攤20分錢,白人勞工必須花上數倍的開銷過日子。白人家庭起碼的要求是兩房的公寓,有成年孩子的家庭的則需要三房。一間一家五口白人家庭嫌擠的房子,可以住100名苦力;雖然苦力付的整座房子的房租比白人高,但是一間20英尺見方的房間可以住4050名苦力,每人分攤下來的租金很低。苦力睡三四層的疊床或者只要有一「蓆」之地,就能倒地而睡。

三藩市衛生官米爾斯〈Dr. John L. Meares〉作證時說:這些苦力住在很大的廉價公寓內,許多人擠在一間間的沒有通風設備的小房間內和地下室,排水系統差,住處非常骯髒;公寓與公寓間有過街巷的地下通道,也有很多人睡在地下通道內。

因為住處擁擠污穢,百病叢生。許多傳染病也在住處內散播,肺病、天花的病例不少,甚至有痲瘋病和性病。雖然六大會館答應會照顧生病的苦力或送醫,根據證人的描述,散佈在三藩市內的苦力「醫院」不過是一間間骯髒的小倉庫。衛生官米爾斯說:「他們〈指六大會館〉自己的同胞〈指苦力〉病在小醫院內,接受不人道的待遇。」米爾斯舉例在亞立克巷〈Aleck alley〉的醫院,一間間骯髒的小房間內,垂死的肺病或慢性病中國人躺在自己的穢物中挨餓,沒人照顧他們。米爾斯發現天花的病例後,召集六大會館的負責人,警告他們不可隱瞞天花病例,要求負責人絕對必須報告天花病例;接下來的兩三天,會館報告幾個天花病例,之後就無聲無息了。依據米爾斯的證詞,讓人懷疑六大會館是否照顧生病的苦力,是否盡「慈善」機構的義務?

築路採礦開荒墾地 貢獻加州經濟發展

有些苦力學了特殊工作技術也熟悉週圍環境後,找到高薪的工作,但是快速的加州經濟發展還是靠大量廉價而無技能的苦力。根據三藩市的估稅員估計,1876年有近30,000的中國人在三藩市工作:家僕、買賣香煙衣物、製造鞋靴;在罐頭廠裝水果、醃漬物及魚;也做洗衣工人、園丁、餐館工人。不只是三藩市,整個加州經濟及建設也靠苦力默默的帶動。

除了替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築橫貫大陸的鐵路外,苦力也築加州當地的鐵路、運河、公路、電報線。1850年至1870年間,薩克門多-聖華金河三角洲〈Sacramento-San Joaquin River Delta〉造地〈Reclamation〉巨大工程中,大量的苦力站在水深及腰的沼澤裡清除蘆葦,造堤防,排水,轉濕地為旱地。沼澤地帶蚊蟲多,找不到白人勞工在沼澤裡工作。苦力開墾了近五十萬畝肥沃的農耕地,薩克門多-聖華金河三角洲的農地成為今日全美國農產價值最高的農地。

農作物收成時期,苦力的腳步踏遍加州各農場,掘馬鈴薯、摘草莓和葡萄。無可否認,他們做的工作大多是低技能,很少參與沉重或危險的工作,也不適合當卡車司機;篳路藍縷,細水長流,他們為苦力商帶來莫大的財富,他們為加州帶來迅速的建設發展。

500立方尺空間法 反苦力情緒高漲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大多數帶著「過番揾銀,落葉歸根」的心情,他們不想也不無願意融入西方社會的文化和風俗。華人自成一族,吃他們習慣的食物,穿他們習慣的衣物;前額剃髮,留著長辮,戴瓜皮帽,靴褲之外穿著中式的掛袍。華人的衣服大多由本地中國裁縫師製造,有錢人則從中國進口鞋靴衣物。華人勞工,為了工作方便也夾雜的穿一些西式衣服。在歐洲移民當道的白人社會中,華人顯得格格不入,遭到白人異議。聯合委員會報告第185頁,前加州州長駱〈Frederick Low〉於1876年作證時,以「雜種狗似的〈mongrel kind〉」字眼形容中國人的衣著。十九世紀、二十世紀初的媒體不如今日的媒體發達。大部分的人因沒見過外界世面,思想保守狹隘,不願意接受異己。

群族的本性使得相同膚色、語言、文化和習俗的人喜歡聚成一群族,互相保護。沒有利益衝突時,各個群族和平共處;當利益衝突時,尤其是經濟利益衝突時,失利的群族一定會反抗鬥爭。華工的刻苦耐勞及韌性幾乎將白人勞工驅逐出加州的勞工市場,或者逼迫白人勞工接受較低工資。加州淘金潮全盛期〈1848-1855年〉過後,1860年開始加州經濟疲軟;原本靠淘金維生的白人勞工,找不到滿意的工作,開始責怪華工搶了他們的飯碗,找到代罪羔羊。加州移民協會〈Immigration Association of California〉會長布里格斯〈Arthur Briggs1884年作證時表示:華工在築鐵路、清沼澤造地時,白人勞工多數在金礦工作,當時華工的確有建設加州的重要性;但是此時非彼時,現在白人也做華人的工作,在農場、工廠工作或是做有一天沒一天的日工。布里格斯認為必須限制華人占有白人的工作機會,限制華工移民。布里格斯的證詞反應當時大多數白人的心聲,反華的情緒早在1860年期間開始蘊釀。

1870年,白人組織的反苦力協會〈Anti-Coolie Association〉為了排斥苦力,以及製造敵對苦力的環境,要求三藩市監督委員會(San Francisco Board of Supervisors)通過針對苦力的衛生法。衛生法又稱立方空間法(Cubic Air Ordinance)要求三藩市區內住宅,每一居民必須有500立方尺的空間,監獄和醫院則不受限制;違者不論房東或房客罰款10元到500元或5天到90天的監禁,或兩罰併行。立方空間法於同年7月底通過,雖然三藩市其他地區也有擁擠的住宅,但是警察只在中國人集中的中國城執行立方空間法。有些苦力寧願付罰款而不進監獄,另一些較貧窮的苦力選擇免費吃住的監獄。1873年,三藩市市郡法院(County Court)同意一名中國旅館房東的挑戰立方空間法令,解釋立方空間法是不可執行的。1876年,警察又開始繼續逮捕違法的中國人。成千的中國人從擁擠的住宅中被逮捕,關入擁擠的監獄中,造成另一個衛生問題。

豬尾巴法 侮辱華人

1873年,三藩市監督委員會通過辮子法〈Queue Ordinance〉又稱豬尾巴法〈Pigtail Ordinance〉,要求所有監獄內的犯人必須剪辮,留一寸長的頭髮;表面上是為了防止頭蝨和跳蚤的漫延,也可能是為了扭轉局面,減少一些吃公家飯的中國犯人。清朝下令男人一律剃去前額頭髮,留辮子,違者判死罪。辮子也是中國男性用以代表清朝臣民的象徵。一般中國人到了外國還留著辮子,是怕剪了辮子,就回不了中國了。幸好當時的三藩市市長阿爾沃德〈William Alvord〉否決辮子法,他說:〈犯人留一寸長的頭髮〉看似一般法令,其實是針對屈辱中國人的處罰。為了解決擁擠的監獄問題,立方空間法暫時放鬆執行。

1873年,加州通過州立的衛生法,使得三藩市不能放鬆執行衛生法;於是三藩市通過二度提出的豬尾巴法,由市長布萊恩〈Andrew Bryan〉批准。之後,一名違反立方空間法的犯人Ho Ah Kow,在監獄內被剪辮;Ho Ah Kow控告剪他辮子的市郡警,稱剪辮對他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要求賠償。1879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費爾德〈Stephen Johnson Field〉,不顧大眾的批評反對,判決Ho Ah Kow勝訴,被告賠償一萬元〈在當時是一筆相當大的錢數〉。費爾德法官說:三藩市監督委員會沒有權力訂立不合憲法的歧視法令。他接著引用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該案保證所有在它司法權下的人都有平等的保護〈equal protection〉。豬尾巴法因費爾德的判決而廢止。

反華情緒繼續燃燒 國會通過排華法案

加州的衛生法,三藩市豬尾巴法並沒有降低美國白人的反華情緒,反而越燒越旺。1877年美國東部鐵路大罷工〈The Great Railroad Strike〉時期,西岸的三藩市也爆發了幾次反華暴動。十九世紀中期,華工之所以可以無限的移民到美國是因為中美於1868年簽訂友好條約:蒲安臣條約〈Burlingame Treaty〉。1878年美國國會回應反華暴動,通過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廢止蒲安臣條約。但是排華法案被美國總統海斯〈Rutherford B. Hayes〉否決,海斯總統認為美國不能在未協商之前單方面廢止兩國條約。美國反華情緒的高漲,可以由民主黨試圖罷免海斯而見;共和黨國會議員拒絕投票,結果投票者不足法定人數,罷免不成。

1879年,加州制定州憲法,給州政府權力決定誰可以居留在加州;禁止大公司,州、郡、市政府雇用華人。

海斯總統卸任後,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為期10年的排華法案,禁止華工進入美國,非勞工的華人如果想進入美國必須事先得到清朝的非勞工證明書,事實上很難證明華人是不是勞工。外交人員、商人和他們的僕人都必須先申請證書。同時也限制在美國境內的中國人出境後返美,出境前必須先申請再入境證。華人在美國永遠是外僑,不得入美國籍。很難想像這標榜移民大熔爐的美國,通過針對某一國籍或種族的移民法案。1892年,排華法案更新為永久的法案;1943年排華法案被廢止。儘管排華法案的重要部分早已經被廢止,但是至今美國法典〈United States Code〉第8號的第7章仍舊以「排華〈Exclusion of Chinese〉」字眼開頭,在法典第8號的15個章節中,第7章是惟一完全針對於某個特定國籍或種族的章節。留著「排華」字眼也好,希望記此教訓,不會重蹈覆轍。2012年美國國會通過決議,對過去曾經通過歧視華人法案表示遺憾。

歷史會重演嗎?今日少數美國人對伊斯蘭教徒移民的恐懼和排斥,多數美國人對處理境內非法移民的各方爭論,加上移民局遣返大量低工資的無證墨西哥移民,景象似曾相識?

TOP 第六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全文)

 

閱讀:

第一章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第三章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0)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1)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2)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3)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4)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5)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6)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7)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8)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19)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20)

章: 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