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沈閣話舊事

民國初年至九一八事變之前,美洲華僑響應孫中山的「航空救國」運動,多為私人組織,聚散無常,沒有顯著的成果和影響。美國飛行家陳寬等人早在1919年時組織國強飛機公司,購得兩架新飛機,招生訓練。是年8月在加州紅木城飛行場開幕,由陳寬及飛行場總教練駕機表演飛行,僑界轟動一時。19195月在加拿大薩省薩市(Saskatoon, Saskatchewan)成立了強華航校。強華航校為加拿大有志從事航空事業之華僑青年,提供一個訓練基地。每期學員訂為六名,依學員各別飛行成績決定能否畢業,全加各省華僑均可參加(詳細歷史陳述於後話第五則)。1922年又有中國旅美航空協會的組織,結合同好,練習飛行。紐約華僑在1928年組織航空會,宣佈該會宗旨為以美洲華僑力量,協助發展中國航空事業,公開招收會員。

九一八掀起華僑航空救國的高潮

1931年九一八事變震撼了華僑社會。美洲華僑為了支持中國抗戰及海外抗日運動,紛紛組織拒日會、救國後援會等團體,慷慨捐輸,熱忱不亞於辛亥革命之時。這些海外抗日運動不只需要金錢,還要有人肯投身參與,才能眾志成城,否則就雷聲大雨點小。譬如,是年10月,紐約中華公所「拒日救國會議」提議組織航空學校,許多人響應;11月再開會,即席決議籌辦航空學校,計劃造就三千航空人才,但未見實際行動,不了了之。大多數僑社在舊金山、洛杉磯、波特蘭、芝加哥、底特律、匹茲堡、波士頓及紐約等美洲各大城市,均以實際行動,創辦航空學校,招募到有志青年,投身於飛行員、飛行技術員和空勤員的訓練,直接貢獻於中國航空發展。以下列出幾個具有代表性的組織及其成就和影響。

波特蘭美洲華僑航空學校

組織航空學校成績最顯著的是俄勒岡州波特蘭華僑團體。1930年左右,波特蘭已有多名華僑青年,張達馗、梅志榮、張國森等,畢業於亞卡斯航空學校(Adcox Aviation Trade School)。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的雙十節,波特蘭當地華僑慶祝國慶,演出話劇「萬寶山慘案」。他們還請黃克強夫人徐宗漢演講。她表示華僑救國應做點實際事情,才有意義。聽眾受到鼓勵,當晚成立波特蘭美洲華僑航空救國會,次日即組航空學校,其理事會以梅志新為主席,進行組校。

波特蘭的美洲華僑航空學校籌款買飛機和租機場,當時經濟不景氣,籌款困難。有一位林若泉醫生慷慨解囊,捐一架三千九百餘元的教練機。繼之,中華會館通過招生簡章,表明宗旨:「訓練航空人才,對外鞏固國防,盡力拒敵;對內為發展航空事業;永不參加任何政爭內戰。」航空學校第一期考取十五名學生,加上西雅圖保送的雷國來和雷炎均在19325月畢業。

 波特蘭航空學校籌辦一期,動需萬金

波特蘭航校的經費來之不易;當時學生駕機到西雅圖表演飛行特技,觀眾萬人空巷,西雅圖拒日會才籌款相助。次年,南京國民政府准許該校備案,接納畢業生回國效力。是年7月,波特蘭航空救國會撥發路費給十二名畢業生回國。畢業生包括蘇英祥、張達馗、雷國來、張勉之、黃泮揚、陳瑞鈿和亞卡斯航空學校畢業的梅志榮、張國森等。他們參觀京滬杭等地的航空建設後,主持廣東省政的陳濟棠電催他們回粵服務;他們在11月進廣東航空署華僑班受訓六個月,編入空軍服役。

波特蘭航校第二期有二十餘名學生,在19325月開學。航校到加州舊金山等地募捐,發表宣言:「⋯曠觀近代國防設施之必要,默審我國防空能力之薄弱,深悉今日抗敵救國之要備,厥為訓練航空人才、購置飛機,以充實空軍戰鬥力量之一途。⋯顧敝會僑眾經濟能力有限,籌辦一期,動需萬金,前者開辦兩期,已覺筋疲力盡。⋯嗚呼,救國熱誠,誰不如我。尚希各埠僑胞,鼎立輸助,共成航空救國義舉,幸甚幸甚。」波特蘭航校還派學生駕機飛往各地,翱翔表演,以期吸引觀眾捐款。無奈當時經濟蕭條,只募得二千五百元。因籌款不足,校務促襟見肘,維持困難。該校第二期的校長和教官都是美國人。課程分初級飛行、高級戰鬥飛行、和夜航三種。戰鬥飛行訓練超過一百五十小時。學生還要學天文、航行、機械,充實修理飛機的知識。19332月,畢業生有林覺天、劉彪光、陳鴻漢、楊仲安、雷炎均等,自西雅圖啓程返國。他們再進杭州筧橋中央空軍學校三期受訓,結業後編入空軍服役。

波特蘭航校第三期因經費支絀而停辦。航空學校停辦後,華僑青年仍然熱衷航空。波特蘭華僑又組織飛行競進社,在1933年購得一架教練機,教授飛行。後來又添一架新式單翼機,應付學生所需。

波特蘭美洲華僑航空學校兩期共有三十六個學生,二十九人畢業,二十五人回國服務,多人為國犧牲;多人積功昇職。抗戰軍興,空軍健兒大顯身手,痛殲來犯日機,戰果彪炳;出身波特蘭航校的華僑子弟,奮勇作戰:林覺天在南昌、劉彪光在南京、雷國來在太原、蘇英祥在晉北,先後陣亡;張勉之演習失事殉國;黃泮揚和陳瑞鈿號稱飛虎將,昇至大隊長。黃泮揚英勇善戰,曾擊落八架日機,名震一時;陳鴻漢曾習機械工程,回國出任飛機修理廠長;楊仲安曾升任通訊學校校長;雷炎均曾升任空軍副總司令。

美洲華僑航空救國義勇團

波特蘭美洲華僑航空救國會籌辦航校第二期時,同時也組織了美洲華僑航空救國義勇團,籌得四千一百餘元經費,計劃將義勇團推廣至全美。這些義勇團和洛杉磯、底特律的航空會,常通消息聯絡。

當時計劃以波特蘭為第一團、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為第二團、芝加哥為第三團、紐約為第四團、匹茲堡為第五團、波士頓為第六團。各團成立後,公選一名總司令,組成空軍別動隊,回國效力。義勇第二團原是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華僑航空救國會。航空生鄧秀生等均擅飛行。該埠華僑曾擬捐機一架,但未成事。亞利桑那州土桑在1932年也成立華僑航空救國會,和鳳凰城的義勇團呼應。

芝加哥的華僑青年組織義勇第三團。1924年,該市華僑成立三民飛行學校,由黃毓沛執教,學生有黃毓沛的弟弟黃毓全,以及劉植炎、梅龍安等。黃毓沛在1926年帶學生回中國加入空軍。1929年,芝加哥成立華僑航空會;1932年改組為義勇第三團。當時該團有四十餘名航空生:三十餘名受業於寇蒂斯航空學校,其餘受業於其他航空學校,多數學地勤工作。

義勇第四團是紐約的華僑航空救國會,由一群熱血青年於19323月成立。本意在訓練航空戰術人才,返國效力。會員在當地飛行學校學習飛行和機械。學成回國的有梅贊、陳文賢、伍輝揚等。其後,會員無暇繼續,該團在1935年結束。

1932年在麻省波士頓成立義勇第六團。僑界捐款買一架教練機,聘美國資深飛行員為教練。六個月後,第一期有陳景亭、黃錦才、鄺瑞柏等六人畢業。畢業生領得飛行證書後,仍繼續深造,到1935年才回國。陳景亭、鄺瑞柏進入昆明中央空軍學校受訓,黃錦才在洛陽航校任教官。

洛杉磯航空研究會及美洲華僑航空協會

洛杉磯的華僑組織了航空研究會,訂立章程,向各界籌款開辦航空學校。19322月購機開課,分高、初兩級,訓練飛行技術;教練是美籍飛行員。學生來自鳳凰城、芝加哥、底特律等地。第一年有六十餘會員。1933年,擴大為美洲華僑航空協會,有兩架教練機,畢業生回國投效空軍。會員陳昆壽精於飛行,三邑會館集資一萬一千元買一架長程飛機,由陳昆壽飛往各地表演,鼓勵華僑青年學習飛行,提倡航空救國。

舊金山飛鵬學會及旅美中華航空學校

1932年舊金山學飛行華僑青年聯絡附近飛行學校的華裔學生,成立飛鵬學會以增強實力。當時有許多小的飛行會,因為號召力不夠,不能籌款購機立校。飛鵬學會向旅美華僑拒日後援救國總會建議組織旅美中華航空學校,培養航空人才為抗日救國之用。19337月,救國總會接納建議,規定宗旨為「栽植航空人才、鞏固國防、永不參加內戰」。課程除了航空,還有「國恥史」以激勵學生愛國情操。入學試極為慎重,選拔二十名飛行生。次年,拒日後援救國總會歡送畢業生回國服務,在會上送給每一名畢業生一枚戒指,刻有「誓不內戰」四字。

 華僑子弟、誓不參加內戰

舊金山僑界「不參加任何政爭內戰」的宗旨,並非杞人憂天之見,波特蘭及其他的航校也有類似的宗旨。當時中國暗藏軍閥割據內戰的危機。飛行畢業生回國後,有的進廣東航空學校受訓,有的進中央空軍學校受訓;畢業後被編入不同的航空隊。一旦軍閥內戰,他們就左右為難。舉例來說, 陳濟棠曾計劃在1936年揮師北上,發動內戰。廣州空軍的華僑子弟幸虧有「誓不內戰」的宗旨,當時就把一百三十多架飛機,全部飛離廣東,結束內戰危機。陳濟棠受這重大打擊,在內外交責之下,宣告下台。

 舊金山僑社開辦高級飛行班

1937年,拒日後援救國總會續辦第二期旅美中華航空學校,只開高級班:要領有飛行執照的才能投考。結果取了十三名學生。這一期結業後,因為經費浩繁,拒日後援救國總會無法繼續支持,由中華會館接手。中華會館招收三十名高級飛行生,三十名飛行機械生,不收學費,每人每月只交二元堂費。考生來自全美各地。當時戰鬥機結構簡單,出一次任務回航,馬上要維修。機械生人才和航空生同等重要。訓練期滿,學生要取得飛行員執照及通過考試,才領得畢業證書,回國服務。據記載,航空學校的教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王牌飛行員布朗(Roy Brown)。布朗是加拿大人,他在歐洲戰場上一天要出兩次戰鬥任務,射下了奧國王牌飛行員「紅男爵」(Red Baron)。他擔任英國皇家空軍大隊長期間,應戰佈陣精確,沒有損失過一名手下。

舊金山中華會館前後籌得六萬元經費,擁有五架教練機,其中一架是三邑會館捐的,為中國抗戰訓練飛行人員。雖然辦得成功,但是事實擺在眼前,航空學校的畢業生只會基本飛行,要能成為空軍飛行員,還要進中央航空學校再受戰鬥訓練。因此,覺得經濟效益不理想。1939年,舊金山中華會館會議,除了簡報第三期航空生回國情況,還討論是否續辦第四期。結果,董事熱烈交換意見,決定停辦。次年,出售航校的飛機,美洲中華航空學校正式結束。

紐約華僑救國會及航空學校

紐約華僑著手組織紐約華僑航空學校的做法不同。他們擬以一萬人為發起人,每人捐二十元基金,訂立招生簡章,發行『航空半月刊』,又請中華公所撥款購機。

除了參加僑社支持的飛行學員之外,另有許多青年飛行員自己在航空學校畢業後,回國投效空軍。如蔡飛凌、劉華郁、容廣成在羅斯福飛行學校畢業後,回國分別進入中央空軍學校及廣東航空學校再受訓練後服役。劉華郁擔任轟炸機員,抗戰立功後,調任飛行教官。容廣成,祖籍廣東台山,對飛行技術及空戰頗有心得,編入戰鬥機大隊,19383月於陜西渭南空戰中犧牲。

百粵健兒、抗戰英雄

美洲華僑青年學習航空飛行之後紛紛回國參軍,至少有數百人參加作戰,犧牲無數。起初國人看華僑子弟回國參加空軍,認為他們只是會開飛機,沒有嚴格的空軍作戰訓練,不能擔任殺敵任務;有人譏笑他們是馬戲班,只是擺樣子,不能上陣作戰。飛行和飛行戰鬥的確是兩回事。早期一般人對飛行的認識,來自觀看飛行表演;飛行表演往往是馬戲節目之一。1937年在鎮江附近句容的一次對日空戰,改變國人對他們的觀感。句容是南京的東南門戶。1937813日,日軍軍艦雲集於長江口外,企圖登陸黃埔江、吳淞口和楊樹浦一帶的灘頭。814日,日本木梗津轟炸聯隊(轟炸機由戰鬥機護航)自台灣起飛,轟炸南京、句容和杭州等空軍基地,企圖摧毀中國空軍主力。中國空軍迎擊,以陳瑞鈿、黃新瑞、黃泮揚、雷炎均和蘇英祥等歸國華僑飛行員為主力。他們以經驗、技術和機智力搏來襲日機;擊落六架日機後,全隊歸防,建下對日開戰以來空前的勝利。「八一四航空節」因此而定,國人也改變觀念,認為華僑飛行員是優秀戰士,足堪擔起保衛國家的任務。

這些回國青年幾乎每個人都有一段英勇的故事。在北美華人史料館,或著是這些英雄家鄉的史料館,還能找到他們的故事。

譬如義勇第三團在芝加哥訓練出來的黃毓全(19041935年)祖籍廣東台山,出生於美國加州。於1926年隨兄長黃毓沛回國後,即赴俄國第二航校進修,1930年任航空六隊副隊長。於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之後,同年2月在上海和日機空戰陣亡。

又如1934年回國的黃新瑞(19141941年)祖籍也是台山,出生於加州洛杉磯,曾擊落十七架日本戰機而聞名。因戰績卓越,升任空軍第五大隊長。1941314日,日軍六十餘架零式戰鬥機(又稱「零戰」)及二十七架轟炸機一起撲向成都。日本三菱工業製造高速度及高爬升力的零式戰鬥機可以飛在雲層之上,不易被發現。黃新瑞在成都雙流機場率領兩個編隊升空,看見大批日本轟炸機迎面而來,立即左右包抄,準備飛到轟炸機隊的後上方攻擊。未料到在日軍轟炸機之上還有一群藏在雲上的零式戰鬥機,他們被迫分散迎戰穿雲而下的零式戰鬥機,雙方展開一場浴血戰。中國機隊寡不敵眾,再加上飛機性能不如日軍特別為中國戰場設計的零戰,死傷慘重,黃新瑞也壯烈成仁。是役,中國空軍有十名飛行員及隊長殉國,其中大多數是華僑子弟。可見當時廣東空軍,由隊長到隊員,幾乎全以華僑子弟為骨幹。

美洲華僑青年性格開朗、智慧勇敢、富正義感。他們在中國抗戰時期,回國從軍,英勇駕機迎戰,成績極為優異,犧牲更是重大。英烈千秋,永為國人崇敬。及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美洲華僑青年從軍作戰,功勳事跡更不勝枚舉。這是華僑青年的光榮,我們永遠記得他們。

TOP 第二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2)

 

閱讀:

一章 : 美加華僑支持革命

第二章 :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1)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2)

美加華僑青年壯志凌雲 (3)

第三 : 早期來美洲的華人

第四章 : 刀光斧影 堂鬥風雲

第五章 : 華工出洋與豬仔館

章:飛剪黄埔 運豬風雲

 

日沈閣首頁 日沈閣主自序

 

所有圖文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Copyright 2018, mysunsetpavil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by NLT Design. Email: mysunsetpavilion@gmail.com

Last updated Jan. 6, 2018